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民生資訊

燭照深山,堅守村校講臺26年

[福建日報]   2017-09-14   字號:T  |  T

吳老師指導學生學習。

  繞過一座山,後面還是山;翻過一道嶺,後面還有嶺。漳墩,是建陽區最偏遠的鄉鎮。

  吳烏郎,1991年建陽師範畢業後,在這偏遠的山村裏教書育人,一幹就是26年。他在崎嶇的山路上點燃知識的火把,把26年的清貧、堅守和操勞,沉澱為精神的沃土,讓希望在山村裏發芽。

“山裏的孩子不能沒有老師”

  1991年初秋,剛滿20歲的吳烏郎走出師範校門,面對山區孩子一雙雙渴求知識的眼睛,選擇回到家鄉漳墩鎮工作。

  “離鎮30公里的楓坑小學因為山高地僻,交通不便,條件艱苦,外地教師都不願進去工作,現在缺少老師。”學區領導徵詢吳烏郎的意見,他只説一句“山裏的孩子不能沒有老師”,背起行李就進山了。

  楓坑村位於漳墩鎮和政和縣的交界處,吳烏郎中午從鎮裏出發,先坐班車,然後換乘拖拉機,再步行數公里山路,用了大半天時間,天黑了才到學校。

  楓坑村人口不多,但小學一至六年級皆有班級,學校老師中僅吳烏郎是正規的師範畢業生。吃、住、行的條件都很糟糕,但吳烏郎沒有氣餒,牢記“敬業樂教、求實創新”的師範校訓,撲下身子抓教學。在楓坑小學的第一個學期,他只回家過一次,但他所教的三年級在漳墩學區期末考中取得了全學區第三名的好成績,他也獲得了學區優秀輔導員的稱號。

  在漳墩鎮的土地上,漫山遍野的苦竹是最普通的一種植物,即使在懸崖旁、石頭縫中,它也能紮下根去、悄然而出、迎風搖曳。同事們説,吳烏郎老師最像那不畏貧瘠的苦竹。

  “哪缺老師,吳烏郎就去哪。”有了楓坑的工作經驗,吳烏郎又先後在上乾、康屯、焦坑、杭下等邊遠山村小學任教,一進山就是26年,身邊的領導和同事,進山鍛鍊,再調回鎮裏、城裏,一撥接著一撥,只有他從未離開。

“山裏的孩子特別需要疼愛”

  課間,吳烏郎和孩子們一起在教室外的空地上玩遊戲,孩子們無拘無束地追著他嬉鬧。

  “這些孩子都是留守兒童,他們特別需要大人疼愛。”他説。有的孩子衣服邋遢、餓著肚子就往學校跑,看到這些,吳烏郎心裏酸酸的。孩子們一進校門,他就幫他們整理好衣衫,碰上雨天,他第一件事就是幫孩子們烘乾淋濕的衣服和鞋。

  吳烏郎夫婦長年住在學校裏。他常説,學校就是我的家,我既是學生的老師,也是他們的家長。

  去年6月期末考前夕,一名學生不慎砸傷了腳,吳烏郎急忙帶著孩子到村衛生所包紮。醫生建議打破傷風針,他就騎著摩托車帶學生到鎮醫院治療。第二天,孩子身上忽然開始出疹子,他二話不説,陪同家長帶著學生到建陽區第一醫院就診,還幫助學生辦好保險的理賠手續。此後,他十多次到學生家中探望,直到這孩子的病情穩定了才放心。

“為了山裏孩子,我會一直堅守下去”

  26年裏,山外的世界日新月異,村裏像吳烏郎一樣年紀的人,一批又一批地走出了大山。26年中,吳烏郎有多次調離大山的機會,但他都婉拒了:“這裡是我的家鄉,有我熱愛的教育事業,更重要的是我離不開這裡的孩子們。”

  杭下村56歲的村民葉禮金,因為毗鄰村校而居,學校的點點滴滴都看在眼裏。説起吳烏郎老師在杭下村小學的15年,他感慨地説:“他不僅是校長、老師,而且是工友、保姆,每天都在想辦法為孩子們創造更好的學習條件。學校門前沒有水泥路,他自己去拉贊助;電路出故障了,他來檢修;食堂人手不夠了,他去砍柴、種菜;學生家庭遇到什麼問題,他主動到府幫忙……哪有需要,哪就有他的身影。”

  “我是全科老師。語文、數學、音樂、美術、體育……我全教。”吳烏郎頗有些自豪。每天,從上學的鈴聲響起,到放學護送孩子們回家,他總是忙個不停。

  “看著他晚上備課批改作業,白天上課照看學生,非常辛苦,就想著分擔一些,不想一幹就20多年了。”妻子謝素香從結婚起,便一直陪伴在吳烏郎身邊。為了減輕他的負擔,她承擔起家庭的全部重擔,還當起了學校的代課老師。

  從2003年到現在,杭下小學這所深山小學規模不斷縮小,從鼎盛時期的6個年級100多名學生、10多位教師縮減到現在的2個年級、16名學生、一位正式老師,上課也改成了複式教學。但吳烏郎從不懈怠,他説:“只要有學生的地方,老師就得在,哪怕班裏只有一個學生,我也不會走。我走了,山裏娃就沒有人教,沒有出路。”

  “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吳烏郎説,他把教育家陶行知的這句名言當作座右銘,會在自己熱愛的教育崗位上堅定地走下去。(本報記者 吳柳滔 通訊員 林志明 鄧忠衛 文/圖)

附件下載:

相關鏈結:

推薦給您的朋友: